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藏宝图图片 >

律师大人别吓唬于芬们了

时间:2021-09-1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邓律师先声夺人,给于芬定性为涉及“诬陷”,“举报缺乏证据,涉嫌侵犯周继红的名誉权,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并涉及诬陷”。上过一个学期民法课的学生都知道,侵犯名誉权的是“污辱诽谤”,而不是“诬陷”。诬陷是指捏造事实,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邓律师自己都承认于芬只是“证据缺乏”,并非捏造,那何来“诬陷”?诬陷是国家追究的犯罪,而污辱诽谤一般只是民事侵权,邓律师无非在板着面孔吓唬于芬:再闹的话,哼哼,就把你关进牢里!于芬姐姐,和平头百姓们只是想知道:体育总局你们把纳税人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不知今夕是何年,面对财务公开的要求,何至于祭出“国家专政工具”来。

  针对游泳中心死活不肯公开账目,邓律师解释说:“我国法律规定,未经相关单位或部门的同意,不得向社会公开财务账目”,哎呀!看来不是不想公开,而是国家法律不让,作为律师晚辈我请教一下,哪一部法律不许政府机关账目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9条规定:对涉及公民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

  邓律师还说:“从法律上讲,公民没有权利要求相关单位向社会公布账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3条:公民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各级政府及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娘子快来看外星人啊!《人民日报》在新闻发布会当天,报道了沈阳律师温洪祥要求省政府公开招待费、差旅费的账目,让我们看到了财政透明化、公开化上进步的希望。一样是律师,差别咋就那么大呢?有趣的现象是,国家各部委几乎都结合自身情况,定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本部门执行细则,而国家体育总局却不见动静,恐怕总局的政务公开意识还很落后于其他部委。我们乐见奥运会上健儿们金牌累累,更乐见一个廉洁、透明的政府体育部门。

  然后,邓律师晃着司法笔迹鉴定上的红戳戳,很“专业”地说:钱已经被人签字代领,跟游泳中心无关,你于芬去找代领的人吧!这个说法唬倒了很多人。问题是于芬根本没有委托吉勇代领,那么吉就不是于的代理人,吉领到钱不代表中心把钱发给了于芬,中心不仅要证明吉领了钱,而且还要证明吉把钱给了于芬,那才是从法律意义上说把钱“交付”给了于芬;否则就是没给钱。从常理看,于芬拿了代领的上万块钱,一个收条都不打吗?难不成如某大眼体育记者所说:每一回的收条都拿去包了油条?

  再看邓律师又说:悉尼奥运会的奖金 18万已于2001年存入姓名为“于芬”的活期存折,存折又被人代领(为什么说“又”?),现在存折已被提空,所以钱就是于芬取的,因为“除了她本人并且出示有效身份证,其他人是无法从银行取款的”,邓大律师这就是在挑战民众的智商底线了!取活期存折里的钱,需要必须是本人,还得拿着身份证吗?没有密码的话,直接拿着存折就可以取!从上可见,于芬举报里说“国家跳水队财务混乱”,真是证据充分。

  我本来不觉得于芬案有什么猫腻,好端端一个政府信息公开的案子,被邓大律师搞得气氛“诡异”!邓律师的解释,跟他的委托人中国的体育机关一样——不专业,不讲理,很霸道。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于芬,只是想知道,政府是怎么花纳税人的钱的,这难道有罪吗?律师大人别吓唬于芬们了!

  新华网北京11月17日电关于清华大学跳水队教练员于芬对其奖金发放提出的质疑,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于17日下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进行说明。会上,游泳中心的常年法律顾问邓群律师出示了于芬从银行提取2000年悉尼奥运会180305元奖金的相关单据复印件以及代领人吉勇笔迹的司法鉴定书,还就相关的法律问题进行了解答。

  回答:从法律上讲,公民没有权利要求相关单位向社会公布账目,于芬要求游泳中心向社会公开财务账目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如果于芬对游泳中心的财务账目提出质疑,可以依法向监察部门或上级部门反映,请求对相关账目审计,由审计部门作出认定。

  其次,我国法律规定,未经相关单位或部门的同意,不得向社会公开财务账目。即便是司法部门查处违法犯罪,也不得向社会公开涉及到的财务账目。财务账目问题只能由具有法律资质的部门作出认定,其他人无权作出决定,因此向社会公布财务账目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回答:贪污属于刑事犯罪,这和于芬要求游泳中心公开财务账目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游泳中心不是于芬举报的对象,但是有义务协助检察机关调查。两者一定要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

  于芬举报的周继红贪污,属于刑事犯罪,应当通过检察院立案、侦查、调查过程解决。依照法律,这不应该由总局监察局作出裁决。总局监察局虽然可以接受举报,本身没有司法审判裁决权利。一旦发现被举报人涉嫌刑事犯罪,应立即移送检察院立案侦查,由检察院决定是否受理和向法院提起公诉,由法院作出判决和裁定。

  总局监察局如果发现不存在刑事犯罪事实,可以直接回复举报人。如果举报人不服,可以向检察机关提出立案侦查。

  回答:代领不同于冒领,代领人有真实的姓名、住址和单位,都是于芬认识的人。其中四人已经证明当时就将代领的活期存折或者现金全部交给了于芬本人,而于芬自己却说没拿到钱,那么她就应该去查这五个人是否存在侵占,而从游泳中心这里代领奖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从严格财务手续讲,今后还需要继续改进和完善。

  悉尼奥运会的奖金,是由他人代领的存折,180305元已于2001年2月16日全部存入姓名为“于芬”的活期存折,经过上级部门调查,此款已于2001年7月4日被一次性全部提取并销户,在取款底单上所留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与中心2001年2月16日存入时的底单是一致的。可以说,除了她本人并且出示有效身份证,其他人是无法从银行取款的,这也证明,代领人确实将存折交给了于芬。

  至于于芬提到的“吉勇”否认代领奖金,吉勇为清华大学跳水队司机,中心经过两次向其核实有关情况并征得本人同意,在清华大学有关部门的支持和配合下,经过司法鉴定,他在2000年前后代领的四笔共计13390元奖金清单上的签字,系吉勇本人所为。这里有司法机关提供的笔迹鉴定书。

  回答:本着对社会、对公众认真负责的态度,中心要对社会有一个交代。在于芬举报之后,中心需要做相关的调查和核实,要找代领人核实了解情况,去银行对账,申请司法鉴定并且等待鉴定结果,这些都需要时间。

上一篇:现在生辰八字取名也是有很多讲究的
下一篇:没有了
香港挂牌|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彩色图库|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 一点通单双中特| 下载九龙图库看图区| 香港马会跑狗玄机论坛| 天一图库| 今期六合同彩波色| 摇钱树论坛单双中特|